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搜索:
标题 内容 作者
我要投稿
假如早几年想到人品这件“小事”
2013-09-14 10:01:17 来源:新京报 作者: 【 】 浏览:312次 评论:0
■ 本周人物·张曙光

  当所有该想到“人品”的时候,你都没有想到“人品”,而到了法庭审判确定量刑的前夕,你却说起了“人品”,除了徒添笑柄之外,确实再无别的意义。

  9月10日,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、副总工程师张曙光因涉嫌受贿4755万余元,在北京市二中院出庭受审。张曙光承认全部指控,称自己人品太差,对自己的行为追悔莫及,他希望更多人能吸取教训,淡泊名利,清白为官,并表示会利用一切可能的条件继续为高铁做点儿事。

  很多人是以幽默的口吻转述这则新闻的,如同许多落马官员在狱中的自我反省一样,张曙光有关人品的自责,确实也雷倒了许多人。人们并不是说他的反思没有诚意和价值,倒是觉得在时间节点上,比较搞笑——以往你干什么去了?如果早几年,哪怕在夜静更深的时候,偶尔一闪念地想想“人品”这两个字,也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。

  诚如斯问:当你收受巨额贿赂时,没有想过“人品”;当你与小情人厮混时,没有想过“人品”;当利益关联企业招你的小情人去上班白开工资的时候,你没有想到“人品”;当所有该想到“人品”的时候,你都没有想到“人品”,而到了法庭审判确定量刑的前夕,你却说起了“人品”,除了徒添笑柄之外,确实再无别的意义。

  在张曙光的最后陈述中,他承认自己“不是好官”,但又自我辩解说自己“作为中国人、中国工程师,我问心无愧”,这种自相矛盾的表述背后所隐藏的逻辑,其实与他关于“人品”的思维脉络是一致的,而他的这种看法,在社会上其实还有很大的认同度,那就是“技术归技术;人品归人品”,殊不知,没有人品的技术,就是一艘没有罗盘的航船,在没有正确方向做指导的前提下,开得越快,越容易出事。那种只问结果不问过程;只问速度,不问方向的运行模式,不正是当下很多人和事运行的方式吗?

  在成功学贩子们鼓吹的“只问结果,不问过程”的运作逻辑之下,凡与金钱物质不挂钩的理想都是被嘲弄的对象;凡与名利权位不相涉的思考都会视为多余。坚持正义与原则被视为迂腐;敬畏法律与道德被视为保守。“人品”成为一种可有可无,甚至无比有好的多余物,对人的行为,不构成任何实质的影响力,特别是在意气风发挥斥方遒得意忘形的时候,更是将它当成一片没有雨水的浮云。而只有在锒铛入狱身不由己求做太平犬而不得的时候,才突然想起这茬来。这样的重复情节,从古到今一直狗血而毫无新意地轮回着。其实,“人品”何辜?要担待如此难以承受的责任。

  “人品”从来不是可有可无,更不是小事,这不需要张曙光以亲身经历来注解、提醒和说明。但事实上,即使有惨痛而悲催的事例摆在面前,但火没有落在自己脚背上,很多人还是会以旁观别人脸上的青春痘那样,以暗自得意而不是警惕的心态,看着别人的故事。若非如此,包括张曙光在内的许多人,至今也只是看客,而不是演员。 □曾颖(作家)

  ■ 媒体说

  张曙光干出的恶心事儿,指向的不仅仅是个体的堕落,更是公权力生态和学术生态的沦陷。无论哪种权力,最终都得关进制度的笼子,走上制度的轨道,否则,干这些“恶心事”来恶心人、恶心社会的,张曙光不是始作俑者,也不会是终结者。个人的腐化和变异,固然是“恶心事”发生的主观动因,但是,除此之外,制造恶心事的客观生态亦应引起重视。“恶心事”不仅仅是张曙光个人的事儿,更是环境变异和生态沦陷土壤上结出的恶果。 ——9月12日《重庆时报》

  张曙光之所以能“带病升迁”,主要是刘志军在起重要作用。但仍然值得我们反思的问题是,张曙光“带病升迁”,刘志军何以能“包办”?尽管刘志军曾担任铁道部部长,但刘志军一个人就能让张曙光“带病升迁”,这种提拔任用官员完全由“一把手”说了算的现象,显然,是一种病态的机制。众所周知,按照相关制度,官员提拔任用有相关考核标准,而且还应该是领导班子集体决策。但从张曙光“带病升迁”来看,相关考核标准以及集体决策,显然是一个摆设,至少刘志军掌管铁道部的时代是这样。至于其他部门现在是否也存在“一把手”独断专行提拔“带病”官员的问题,还有待于观察。——据《现代金报》

  德国学者洛伊宁格尔曾说:“过于相信官员的道德良知,而疏于对权力的监控制度的制定,权力被利益诱惑并收买的机会要大得多。”选人用人制度是对官员最有约束力、最有导向性的制度,尽管我们的选拔任用制度体系一向强调“德才兼备、以德为先”,但在现实中,一些官员的人品早已“不堪一击”,却并不妨碍他们边腐边升。倪发科、雷政富就是典型。统计显示,近10年来落马的72名省部级官员中,近八成在腐败期间得到了晋升。张曙光的受贿也是十多年前就开始,可这并不妨碍他边“吃”铁路边升迁,提拔时难道从来没有发现他“人品太差”吗? ——据《湖北日报》

  ■ 围观者说

  @秋风论道:大贪官张曙光说,他十年没有与父母吃过年夜饭。肉体的欲望如此强烈,为了追逐永不能满足的权力和金钱,忍心抛弃父母。不妨恢复官员丁忧制度,父母有丧,离职三年,好把这些完全被贪欲支配的官员暂时拉出来。

  @北村:一边看张曙光受审,一边坐着高铁。有的东西要两说:贪污治罪天经地义;但中国高铁网的策划建成,对一个人口密集型国家,未来的意义非凡。对于国内,是城市化和现代化的重要基础;对于国际,如果中国真把横贯中亚的高铁修成了,战略和经济意义不小,因为高铁就遵循中国标准了。印度火车奇观不是个好体验。

  @曾盾:张曙光当庭认罪,是真的醒悟发自内心,还是为了“坦白从宽”,或许只有他自己最清楚。而他自称“人品太差”、“做事很恶心”,却非同寻常耐人寻味。俺想,对“人品太差”绝不能付之一笑,偶们能否从这起非常典型的案例中去进行反思,对现行的人事制度、监督制约机制乃至学术腐败进行修正,才更重要。

  @陈老怪人笑呵呵:迟到的忏悔,承认了实施行为的恶性,人一旦道德滑坡,人格也跟随下降。张曙光犯罪始末,是由量变到质变,最终走向犯罪道路。这对贪婪的官员,敲响了警钟。无论官员也好、百姓也罢,必须在遵纪守法中平淡生活。

Tags:
责任编辑:admin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我来说两句
已有0评论 点击全部查看
帐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证码:
表情:
内容:
网友关注排行
科技
数码
科普
财经
新闻视频